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国内游 > 景区资讯 >

沙坡头 大自然的瑰宝

时间:2013-11-27 19:12 爱旅游 点击:

驼队

驼队

沙坡头是越走越亲近了,或许是工业文明的影响,或许是城市化的辐射,总之去一次便有一次的留恋与兴奋。这些年,旅游一日火似一日,也是到过不少的景点,多数景点可以这样的说吧,去过一次,当再谈起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感觉,内心升起来的是“已经去过了”。那么想想,一个景点如果总是让人产生了“已经去过了”想法,是悲哀的。当然那类景点全然是凭借着帝王将相的一个脚印或者一个典故,拟或是文人墨客的一片文赋或者一段佳话,自然是缺乏恒久的吸引力的,而多数人也只是尽了“到此一游”的心态,既然是名胜古迹,去一趟是应该的,但未必会留恋。正如对一个孩子总是讲一个寓言故事,哪怕这个寓言故事再经典,第二遍他也会没有兴趣的。

浩淼沙漠中树

浩淼沙漠中树

沙坡头每年总要走上一两次,陪着天南海北的朋友一而再再而三的,然而,却百去不厌,何故?沙坡头不以人文取胜,而以自然为尤。正所谓一沙一世界,一景一菩提。进入沙坡头,你的感觉就会与众不同。坐于沙漠之上,静观黄河波涛,享受野风流云,那种纯自然的状态,让你感受到的绝对是其它景点所不能带给你的。这里的一粒细沙,一棵小草,都是一个世界,都让你对它产生一种浓厚的兴趣。这让我常常想起那些人文景点的悲哀来。一些景点为了吸引旅客,常常故意编造出来的一些故事,大肆炒作,往往让人们失去了旅游的本性。我常常给人造的景点和雕塑搞得很累,那些强烈执拗人意的水泥与涂料散发出的气息,让人心神俱疲,兴致大损。

风云驼队

风云驼队

在沙坡头,无论是你选取一个黄沙梁而坐,还是乘羊皮筏子于黄河中漂流,无论是骑着骆驼穿越沙漠,还是对着那沙那河大吼几声,你都是处在自然的状态之中。即使是从沙漠中爬过的一只小虫,也让你不知不觉地观看上半日而不生厌。沙坡头大到腾格里沙漠,斗折蛇行的黄河,小到一粒沙子,一个草方格,都是你的景点。当我看到那些游客们把鞋脱下来提在手中踩着滚烫的沙子呲牙咧嘴而行的时候,当我看到那些男男女女相互抬着挤着在沙漠里滚成一堆的时候,当我看到他们像孩子一样把沙子刨成堆又抹平的时候,当他们在黄河里嗷嗷大叫的时候,整个过程带给他们的快活与兴奋是无可比拟的,他们远远没有走在人文之中的疲累与颓废,而是返璞归真的轻松与爽意。想及旅游的本意原本就是全身心的人文放假,为什么要再次钻进人文中去承受那些不该再承受的东西呢?何况,有些人文完全是商家们投好一些世俗的东西而刻意设置的一个阴谋与圈套。

这些年来,我很少在景点上住过。但我曾经在沙坡头住过一宿。

长河落日圆

长河落日圆

傍晚的沙坡头,当游客们归栖之后,沙坡头沉寂下来。我坐于那沙之上,那种纯朴的宁静,融入夕阳古铜色的余辉里,与沙与水成为一体,这时你才会感到真正的自然原本就是归真式的寂寞与安详,不是那种人文的聒噪与喧嚣,而夜晚,那千古的涛声会打湿你的梦境。江南是人文荟萃之地,有些景地已是与创建者的本意大相径庭了。寒山寺,原本就是一个体验寂寞的场所。“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张继先生《枫桥夜泊》里所表达的意境现在已荡然无存,代之而来的“夜半钟声”竟然没有时辰地时时撞响,更为可笑的是只要你掏十元钱,就可以成为撞钟人。而满河的灯火与鼎沸的人声已经再也无法让人感受“江枫渔火”对愁而眠的意境了,有的也只能是匆匆归去和完成“我到过这里了”的夙愿。

我想到过沙坡头的人,远远不会有“我到过这里了”的心态。只是由衷感慨: 沙坡头,好一片大自然的瑰宝啊。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追寻龙虎山的108个“魔星”
分享到:
标签:沙坡头填充注射